热门推荐

随便看看

渣慢卡三款6G大运存高性价比

2017-09-05 13:34

  一、村支部任万方充当恶伞,、任海民涉黑人员李爱顺、户志峰对任万方涉嫌违规违纪的行为进行。任万方不但利用其私人关系,插手任海民案件的处理,使得原本就窝藏在家的任海民九个月之久,其本人也积极参与到中。

  2017年2月24日,任万方次子任海民()被李源屯镇抓获。而就在当天傍晚6点多,得知儿子被抓,任万方,这一次公然亲自赤膊上阵,带领其弟弟任万兴驾车到举报人中,当着众多群众将举报人暴打一顿。任万方的,造成举报人左眼眼眶骨、颧骨内出血、肿胀,下颚骨2CM抓痕、出血,嘴唇左侧上下撕裂、流血,口腔内膜破裂等等。

  2016年5月13日晚21时许,任万方次子任海民()带领两名涉黑同伙李爱顺、户志峰携带砍刀,趁夜潜伏到举报人的家中。举报人刚一出堂屋门,三人立即对举报人进行围堵,,并用铁腿凳子对举报人疯狂砍砸直至凳子散落。就连出门归来的举报人的妻子也未能幸免。期间,任海民边打边说,今天就是来找你的事,的家。

  期间,者(据证人任振民描述是矮个子,即李爱顺)从他们开来的车上拎出一把刀冲到举报人家中,在举报人及其妻子拼死高声呼救下,看到有街坊邻居出来,任海民等三人才停下来,驾车离开。举报人年幼的次子也因此受到严重的惊吓。以上事实,有李源屯镇出警记录、警方谈话、现场照片、病历本等为证。

  至上述案发后之9个月之久,者任海民在群众举报、申请人任步杰带领李源屯镇的情况下才被抓获归案。而身为村支部的任万方此后在村里地说,治安无非十来天,等俺孩海民出来,再去操任步杰的家,把他腿打折,看他还敢不敢举报……海军(任万方大儿子,长期盘踞卫辉的涉黑)会把一切事情摆平的。

  任万方及其次子任海民等人对举报人的两次,只因举报人曾经作为证明人在对任万方涉嫌违规违纪的举报材料上作为证人签署过名字。这分明就是任万方这位“村霸”、报复。

  而李源屯镇在具体处理上述任海民、李爱顺、户志峰对举报人报复的涉嫌犯罪案件中,明显,如没有现场、及时对被砸坏财务固定、鉴定,没有对人证任振民录取证言,涉嫌有意包庇任海民、使其9个月之久等等。据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任万方与所长是旧相识,多年的私人关系。

  二、任万方任职任庄村村支部期间,参与、买卖宅,私卖、侵吞村集体土地价款100多万,职权骗取低保,弄虚作假发展其子女、亲属为等涉嫌违规违纪的事实。

  1、自1995年至2012年期间,被人任万方与其联合承包我村南河河地200余亩,从未向村委会交纳承包费。17年共计欠缴承包费60多万元。

  2012年底,被人任万方在村两委及全体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订立虚假的续包合同,延长承包期限为30年,随即将此200余亩耕地以每亩5000多元的价格一次性卖出,所得价款共计100万多元。

  2、2004年起至今,我村规划宅基、调换宅基近90户,被人任万方身为党支部犯法,参与、买卖宅,并为自己违规私划宅。村委每户收费从2500元—3500元不等,任万方还将特殊地段宅基以1万元以上高价卖出。

  3、2010年秋季起至今,被人任万方占侵占我村南沙河的土地,并在此冲沙变卖,谋取暴利。其冲挖面积已达20多亩,坑深竟达30多米,卖沙收入每天竟达数万元左右。

  同时,任万方还其次子任海民在我村南河刚修的道上拦截外来的拉沙车辆,以每辆车每趟15元的价格收取所谓的“过费”。

  4、2011—2012年拨款硬化乡村公面期间,被人任万方在协助人民硬化乡村公面过程中,、私自村民钱财达2万多元(每户出500元,共40户左右)。

  5、2011年春季,我村响应上级号召,实施“一事一议”政策,对我村农田道进行硬化。但被人任万方利用职务之便,更换施工队后与该施工队,入“暗股”,收受回扣。

  6、被人任万方职权私下决定低保户,国家相关惠农惠民政策,骗取低保。如,我村村民任步增家庭、任万国家庭,表面上全家都享受低保,但他们实际领到国家低保补助的往往只有1个人的份额。其他事实上符合低保条件的家庭,却没有实际享受惠民政策。

  7、被人任万方涉嫌违章和其他法规的,采取弄虚作假等其他手段把不符合条件的其子女以及他的几个亲属都前后发展为,逐渐形成家族性的基层党组织。

  三、任庄村村民群众对任万方涉嫌违规违纪行为多次向李源屯镇、纪委部门,卫辉市纪委部门等职能部门反映,但但问题没有得到处理,而相关举报材料多次转落到被举报人任万方手中。举报人任步杰受到任万方等人的也源于此。

  自2013年10月份开始,任庄村村民群众就村支部任万方在任期间的涉嫌违规违纪行为,向李源屯镇纪委王学峰反映,又向卫辉市市纪委办公室递交相关材料,希望县级纪检部门能够查明事实,依法处理。但是几个月过去了,纪检部门非但没有回应的村民,就连村民所递交的举报材料竟然落到了被举报人任万方的手中。至此,任万方开始第一次在村中公然要对举报他的群众采取行为。

  2014年4月1日,4月15日的群众两次到新乡纪委反应相关情况,新乡纪委转至卫辉纪委进行处理。但是2014年11月份,被举报人任万方在村里群众面前口头上表示,其已明确知道谁举报他了,并要的人小心。

  2016年3月份,任万方手持材料在我村大街上当着众多群众的面,说:“谁举报的我心里都清楚了,……在卫辉我要枪有枪,要人有人……”。任万方第三次明确,对于举报他的群众。

  四、身为村支部的任万方,在村里、飞扬跋扈,多次肆意村民群众,只要谁敢不听其的话,敢跟其作对,就一定会遭受其。

  1、早在2004年,因任万方与时任村支部的任长明之间的矛盾,任万方其长子任海军带领几十名涉黑人员、驾驶三辆面包车、人人手持长棍(铁锹把儿),将任长明暴打一顿,造成任长明严重受伤,住院治疗多日。

  2、2009年4月9日任万方以新农合工作为由,把举报人任步杰(村医)骗到镇,在大院内众目睽睽之下,任万方对举报人,。当时有村主任任长军,时任镇党委副的王学峰在场,还有其他镇领导及村干部,目睹了任万方的虐暴。

  3、另外,这几年来,任万方还因个人恩怨暴打过任庄村村民任万玉、任存峰等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的“村霸”,却能长期盘踞村支部职位。即使面对村民群众的多次举报,李源屯镇、纪委部门,却视而不见,对于任万方这样一个早已实际失去资格的村支部平特继续,任其百姓。难道真的就如任万方经常说的那样,其“在卫辉要枪有枪,要人有人……”???

  综上,任庄村村民群众多次反映的任万方涉嫌违规违纪行为,至今没有得到调查、处理,曲直没有一个明确说法。而村民群众依据事实任万方违规违纪、违法行为的材料,却违反,多次经有关部门流转至任万方本人手中。这也是造成任万方能够对举报人进行的直接原因。

  敢问上级纪检部门领导,这样一个极具“村霸”色彩、“恶伞”的任庄村村支部任万方,他难道是党规党纪、法律法规的法外之地,还是卫辉地方某些关系网的包庇、?互相照应、、鱼肉百姓?

  相比任万方拥有的强大关系网、的涉黑,举报人作为弱势群众,只能跪求领导,彻查任万方!剔除害群之马!举报人权益,给任庄村村民一个交代,还人民群众一片青天!!!